华紫汋的眼中掠过一道嫉妒。

沈亦衍还真是处处想着刘爽,就连她吃饭晚都考虑到了。

他越是对刘爽好,她越是想要得到他。

如果得到了沈亦衍的爱,沈亦衍应该也会对刘爽那样对她好的。

她没有一点比刘爽差,应该能够做到的。

反正,她是他的夫人,她不离婚,没有人逼的了她。

她有时间,就有机会。

这股妒嫉也就一闪而逝,她不能让他现。

“好,行程单下来没?我们什么时候去孤儿院?”华紫汋也公事公办地问道,声音隐约中有些生硬。

沈亦衍微微拧眉,眼中闪过狐疑,沉声道“你打电话问蒋秘书要,就按照他拟定的行程走,最近要辛苦你了。”

沈亦衍说完,没有再理会华紫汋,朝着房中走去。

刘爽不知道要跟华紫汋说些什么,所以干脆就没有说,闷着头经过华紫汋。

麻花辫可爱少女清新甜美纯情动人

“刘爽。”华紫汋把刘爽喊住。

“呃。”刘爽回头看她。

“去孤儿院的时候你也一起吧。”华紫汋邀请道。

“嗯,谢谢你啊。”她也有想去的意思,到时候可以跟着华紫汋多学学。

沈亦衍对她好,她能做的,也只有按照他想要的去做,白雅说过,这是正确的爱人的方式。

爱?

刘爽心惊胆战的。

她才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就爱了?!!!

华紫汋露出笑容,“应该的,上去吧,他该等急了。”

刘爽脸微泛红,颔,低着头,朝着沈亦衍的房中走去。

他不在自己的房间,小狗狗咬着一次性茶杯,假装很凶狠的样子,看起来,好萌萌。

刘爽心中柔软,想去抱小狗狗的。

沈亦衍的声音从她的房间里传出来,“你今天这么长时间,一级都没有升啊?”

“我又没玩。”刘爽说道,看到自己开着的电脑,改口道“就玩了一会会,不是说了吗?我在思考人生。”

沈亦衍坐在她的床上,半仰着身体,双手肘撑在床上,笑着看着她,目光潋滟,好像冬日里那湖面耀眼的星碎。

刘爽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心跳的有些快。

这妖孽,随便一趟,性感万分,身上充满了雄性荷尔蒙。

她又想起在轮船上的那次,细节在脑子里闪过,清了清嗓子,“看着我干嘛。”

“过来。”沈亦衍喊道。

按照平时性格的刘爽,他让过去,她就过去,那她多没有面子啊。

但是,此时此刻,她好像被他蛊惑了。

不应该和他去演习的,演习中的他充满了野性,是她一直以来喜欢的很an的感觉,太帅了,把她也迷住了。

可是不去演习,不做诱饵,就找不出杀母的仇人。

她朝着他走了过去。

沈亦衍握住了她的手,放在手心中捏着,“想通了吗?对我来说,需要的一直以来都不是完美的可以做总统夫人的人,而是,一个妻子。做总统为的是家族,做你男人为的是我自己,我想做一个自私的人,你可以帮我吗?”

刘爽定定的看着沈亦衍,又拧起了眉头,“沈亦衍,你会读心吗?不然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沈亦衍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你肚子里的肠子是直的,什么想法都放在脸上,我很高兴,你终于肯思考了。”

刘爽怎么听着,他都是在鄙视她呢。

“感情,你觉得,我平时都是不思考的啊?”

“你之前呢,想着等报仇后,你就离开,你从来都不会去想,你不适合总统夫人的位置,因为你对总统夫人这个位置压根不在乎也无所谓,也不觉得自己会做,你想的是,你要自由,远离我的自由。

可是你现在在想了,只要你想,说明你想做总统夫人了,你不在乎这些身份地位,那是因为你在乎我了,你想留在我的身边了。”沈亦衍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刘爽觉得他比她还了解她自己,好像被他说中了,“沈亦衍,我可以考虑留在你身边,但是你能不能别读心啊,我感觉在你的面前没有一点秘密,这样,让人很不爽。”

沈亦衍的笑容咧开了,“想爽,还不容易。”

他翻身把她压在了床上,睨着她,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什么时候把环拿掉?”

“我怀孕后,别人不会怀疑你吧?”刘爽有些担心,会影响他的声誉。

“这个都交给我,你只要安心的给我生孩子就好了。”沈亦衍柔声道,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很温柔,很柔情。

刘爽看着他,好像日月都失去了光辉。

老实说,以前跟他生关系,她虽然做了,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抗拒的。

她虽然泼辣,说话也大大咧咧的,有时候很是开放,事实上,她骨子里是保守的,所以,到现在,也只有过沈亦衍一个男人。

可是现在,她好像是心甘情愿的,心里湿润的不成样子,只是一个亲吻,她就觉得电流在身体里面串动,咽了咽口水,“你别像上次一样啊。”

“不喜欢上次那样的?”他的声音暧昧了几分。

“那个太……我又不是受虐狂。”刘爽不自在的说道。

“小爽,那不是虐,是情趣,我又不会伤害你,你上次来了四五次吧。”

沈亦衍越说,她越觉得丢脸,“你别说了,大熊还在门外。”

“它听不见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害羞?”沈亦衍声音暗哑了几分,充满了魅惑。

“我害什么羞啊,你知道我脸皮很厚的。”她不想承认。

“呵。”沈亦衍轻笑了起来,“你也知道你脸皮厚啊,厚的连红都看不出了。”沈亦衍捏她的脸,坐了起来,“过来,我陪你玩会游戏。”

“呃……呃……”刘爽也坐了起来,偷看他。

沈亦衍抿着嘴巴笑,“想要啊?”

“谁想要了,玩,看我怎么碾压你。”刘爽坐到了他得旁边。

“咚咚咚。”得敲门声响起来。

刘爽看向门口,“我去开门啊。”

她打开了门。

华紫汋焦急的看着沈亦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