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婉跟着华锦荣去了阁里,华锦荣撤掉了所有人,问穆婉道:“项上聿想要做皇帝,对吧,之前Z国的事情,我已经有点怀疑了。”

“想要做皇帝的,又何止是项上聿,华府那边,恐怕野心不在他之下。”穆婉说道。

华锦荣撑大了眼睛,“你说的是华冠林,不可能,他没这个能力。”

“他没这个能力,是我们的认为,但是他可不这么认为,你知道刺杀邢不霍的真正幕后,是谁吗?”穆婉问道。

“不是项上聿?”

“他又不傻,用项家的子弹,还是自己女朋友接待的情况下,怎么看,都像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有些证人,可以证明,跟华家有关。”穆婉沉着地说道。

华锦荣陷入了沉思,坐在了椅子上,目光恐慌,“怎么可能,我的人,居然要反我。”

穆婉坐在了华锦荣的对面,说道:“华家,原本是皇室,这么多年前,一直被项家压着,他们一直觉得你无能,想要取而代之,如果不是这么想,为什么要在你的皇宫里开枪,不是限你于不利吗?”

“你真的有证据?”华锦荣说道。

“我真的有证据,可是……”穆婉停顿着。

“可是什么?”华锦荣追问。

“如果证明了是华家做的,那,华家倒霉了,您的势力也会大大减少,项上聿那边恐怕也会借此,对您的皇位不利。”穆婉分析道。

逆光少女雯雯楼顶上关着脚丫明媚写真

“我原本也是这么想,想要借机会除掉项家,到现在,我都没有审项上聿,只是把他关了起来,如果我唤项问天进宫……”华锦荣说道一般,猛地想起,穆婉也算项家人,没有把话说下去。

穆婉却已经洞悉了,华锦荣果然想要借此机会,除掉项问天。

小舅知道了,应该很伤心吧。

她也不揭穿华锦荣,说道“不管是项上聿胜利,还是华冠林那边胜利,你都难逃责任,拉你下马,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那我应该怎么做?”华锦荣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让他们双方力量钳制着,这个案件,不能有结果。”穆婉说道。

“是,你说的对,但,事情越演越烈,总要一个结果才能安民心的。”华锦荣思索着说道。

“如果这个时候,邢不霍不追究呢?”穆婉问道。

“如果他不追究,那是最好的,那就能轻松的解决问题了。”华锦荣燃起希望。

“问题是,刺杀大人的事情,已经上升为国和国之间的事情,并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的,我想不霍来找你,已经把您当做朋友,我觉得有些国情,也需要让国王了解。”

“什么国情?”华锦荣问道,其实有些,他是知道的。

“A国,以前都是在沈家,因为邢不霍,沈亦衍下台了,但是沈家培养除了楚煜冰,听说,他要和华蕊联姻了?”穆婉故意问道,让华锦荣确信,华家对他,也不忠诚了。

“我好像也听说了这件事情,所以呢?”

“正如华家的劲敌是项家一样,邢不霍内部的竞争对手是楚煜冰,如果华冠林上台了,肯定会扶持楚煜冰,所以,楚煜冰不会希望和解。”穆婉分析道。

华锦荣思索着,在房间里面走过来,走过去。

穆婉知道他在思考,也不打扰,她该说的,可以说的,可以做的,都做了,其他,只能让华锦荣想通。

如果他想不通,她说再多,只会让人觉得她有目的,反而得不偿失。

华锦荣看向穆婉,“你觉得怎么做,才能让A国那边不追究呢?”

穆婉看向华锦荣,“这个,就要看两国之间的协调了,能够让A国那边不追究,也能让国王您的损失降到最低。”

“这件事情,我让你去做,你做成了,如果让邢不霍不追究,你就是M国的功臣,我赐你为安宁夫人。”华锦荣说道。

近百年来,M国一共才只有两位夫人,其中一位夫人,就是外交机关的兰宁夫人,这个是享受国家俸禄的,“好,我会竭尽力。”

“项上聿那边,你要见一面吗?”华锦荣问道。

穆婉摇头,颔首,“那皇上,我先离开。”

华锦荣点头,“注意安,我一定抓到刚才要刺杀你的人。”

“您不抓到,我也猜到了是谁,抓到了,反而牵扯不清,正如我小舅说的,我们想要看到的,是和平,不是内战,所以,我希望您能在这个位置上长长久久的,三角鼎力,是最稳固和安的关系。”穆婉说道。

“我明白了,那个人我不能抓到,我现在让他们故意放了。”华锦荣说道,吩咐出去。

穆婉面不改色的,心里却松了一口气,也算初战告捷。

“我这次去A国,还麻烦您下达正式的文件给外交机关。如果可以,我想尽快去。”穆婉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打电话给兰宁夫人。”华锦荣说道。

穆婉颔首,“我先回去,等消息。”

她在回去的路上,接到了兰宁夫人打过来的电话。

“前夫人,果然好手段,我都望尘莫及了。”兰宁夫人微笑着说道,意味深长的,好像知道了什么,偏偏不说清楚,用笑,掩饰了一切情绪。

“我只是希望国家和平,尽我的一点绵薄之力,成不成,我也不能确定。”穆婉也不伪装,跟聪明人伪装,反而会让她觉得虚伪和狡诈。

“你会成功的,手续我已经帮你办好了,我给你派了一个助理,她应该能帮上你很多,你来拿下文件,我这边已经联系A国那边了,给你定了晚上8点的飞机。”兰宁夫人公事公办地说道。

她不需要助理,兰宁夫人给她的助理,基本上是监视的,可她不要,就等于直接说明防着兰宁夫人了,以后她还要在外交机关做事,还不是直接得罪兰宁夫人的时候。

“谢谢您对我的帮助,有什么事情我会跟您汇报。”穆婉客气地说道。

“我家鑫优,要是学到你的一般沉稳,我也就不用操心了,你的谋略,再次震惊到了我,祝你一路顺风,回来后,我给你转正。”兰宁夫人客气地说道,挂上了电话。

操心一词,用的极好。

她在暗示,碰到傅鑫优的事情,她会插手。

这,算不算是警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