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清荷狡诈一笑,继而鼻孔朝天的对阮白说道“其实我也很想带同班同学出国旅游啊,但是今年,恐怕是没有办法了。”

阮白眨了眨眸,唇角微不可见的轻讽“哦,为什么?”

夏清荷笑的得意洋洋“你应该知道,出国需要办理护照,而护照得需要很长的时间。等护照办理好了,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呢。再说大家都有了家庭,都各忙各的工作,肯定凑不到一块儿。如果凑不到一起,那班出国旅游有什么意思呢?”

她真觉得自己机智,想出了这么一个绝妙的拒绝方法。

等离开了这里,自己想赖账,阮白又能奈何?

阮白皱眉“现在有些国家……”

她刚想说,现在有不少国家对华夏实行免签制度,或者落地签。有十几个国家基本可以实现对华夏公民“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马尔代夫,毛里求斯等。

但是,阮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夏清荷给打断了。

她夸张的耸眉“瞧你这一副迷茫的样子,你不会没有护照吧?”

贾薇和岳欣欣捂唇,双双露出鄙夷的笑。

“我有没有护照,跟你有什么关系吗?”阮白不想回答夏清荷这么弱智的问题,更不想跟她们纠缠。

她只是冷冷的瞟了她们几眼,便转身欲离开。

卷发美女粉色连衣裙完美身材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但是夏清荷却执意的拽住了她,眸中浮现一抹捉弄的恶意“阮白,你别告诉我,你来这里是偷渡过来的吧?”

她的一番话,让一行旅行团的人窃窃私语。

大家都在讨论,这个看起来年轻靓丽,又一身名牌的姑娘,出国竟然是偷渡而来的?

这个罪名要是落实了,绝对是重罪啊!

见阮白一直不说话,夏清荷误以为自己猜中了,她幸灾乐祸的笑“没想到你果然是偷渡,真是大胆啊,可怜虫!你知道在这里偷渡,要被移民局抓去要坐几年牢吗?”

她身边的胖男友见阮白一直皱眉,误以为她是在“为难”,故而笑嘻嘻的上前“美女,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吧?虽然说国外不比国内,但我也有办法给你弄个护照,护照这事儿对我来说小菜一碟。要不,你跟着辉哥我算了?”

说着,他肥厚油腻的手,就要向阮白伸过来。

阮白后退了几步,一双清冷逼人的眸子,充满了不悦“这位先生,请自重。”

那眸又凛又寒,竟然让肥猪男一时怔在原地,真是好有个性的妞儿!

夏清荷简直要被男友给气死了,偏偏她又不敢对他发火,只能嗔怒的锤了他几下“辉哥,人家还在你身边呢,你想干嘛呀?说,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狐狸精了?”

名唤辉哥的肥胖老男人,色兮兮的道“怎么会?有你这个狐狸精在,其他女人怎么会入我的眼?我就是看你这高中同学太可怜。毕竟她是你的同乡,万一在这被抓了的话,那多么到底不幸啊!”

夏清荷言辞里溢满了绝对的恶意“她幸不幸关我们什么事儿啊?是她自作自受,哎,我话已经说到这儿了。她自己出国不办理护照,竟然还敢偷渡,被抓走坐牢也是活该,反正,这也是她这只可怜虫的命……”

“哦,是吗?”

一道清越至极的男声,穿过层层空气,像是大提琴演奏一般,低沉磁性。

紧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沉稳有力的皮鞋声。

夏清荷猛然住了口,她双眸发直的望着,那个径自走向阮白的绝色男人。

不光是她,旅行团中的所有人,几乎都瞪着同样一个目标。

阮白看到慕少凌的刹那,被夏清荷几人弄得糟糕透顶的心情,瞬间乌云转晴,整个人变得明媚似霞。

男人身影颀长,高挺,似乎逆光而来。

明明他的俊脸美如妖孽,但唇角的弧度,却分外薄凉。

慕少凌只是冷淡的瞟了夏清荷一眼,目光便落到了阮白的身上。

看到她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他漆黑的瞳仁闪过一丝柔和的光。

“哇,那个男人真的好帅好帅啊,比偶像明星还要帅一百倍耶!”旅行团中有女人泛起了花痴,惊喜的捂住了自己发烫的脸颊,险些尖叫起来。

“欸,这不是咱国内那个,那个大名鼎鼎的t集团总裁,慕总吗?”有眼力价儿的,很快的便认出了他是谁。

毕竟,慕少凌这张俊脸,算是t集团的活招牌,他时不时的会出现在财经杂志,还有电视里,很多人都对他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记忆深刻。

旅行团的人原本在一旁看热闹,但当大家看到那一道挺拔的男性身影时,都纷纷瞪直了眼。

尤其是一些未婚女性,那眸中那亮光,简直不要太明显。

有痴迷的,火辣的,更有崇拜的,觊觎的。

这个男人在国内可是数一数

二的神一般的人物,虽然他非常低调,但是依然抵挡不住自身魅力的散射。只是没想到,在这样的欧洲小国能够遇到他,委实太让人惊讶又惊喜。

而夏清荷看到慕少凌的一刹那,她脸上所有的尖酸刻薄,都不见了。

唯有眸中的火热,一波胜过一波“慕,慕学长?”

夏清荷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信出现的男人,的确是他们镇一中的学长慕少凌无疑。

当年,他可是风云他们整个小镇的优秀学长,常年稳坐学校精英会第一把交椅,一手篮球打到帅的飞起,虽然他性格冷酷,但因为长得太过俊美,成为女同学趋之若鹜追逐的目标。是多少少女心中不敢触摸的梦。

夏清荷一直痴迷于那个冷冰冰的少年,甚至还羞涩的亲自给他递过情书。

可是,却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此时再见到他,夏清荷难以抑制住内心兴奋的冲动,主动上前打招呼“你,你真的是慕少凌,慕学长吗?”

“嗯。”慕少凌冷淡的应了一声,却是直接走到阮白的面前,目光温柔似水“你怎么还没有回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一愣,夏清荷更是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这个平时那么高冷的学长,优异到令人发指的慕总裁,竟然会用这样温和的语气,主动跟曾经的可怜虫讲话?

夏清荷望着越来越成熟,魅力的慕学长,怀着不甘心,主动凑到对慕少凌身边“慕学长,你认识阮白?”

慕少凌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寒的简直让人背脊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