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的真快。”大贼暗道可惜,确定不是往姜毅那里跑之后,吞下坠落的半截圣王身躯后,挥动着宽厚的龙翼,催动十八道天龙血鳞,杀奔更远处的聂奎雄。

它的圣王之威向着极致爆发,七彩光芒冲霄,演变出了鸿蒙之气,璀璨的光芒普照天地每个角落,让雷潮肆虐的战场都充斥着绚丽的光辉。

聂奎雄被莲子重创,溃退数十里,狼狈翻腾后,果断狂奔百余里,拉开安距离,以免遭到袭击,他抓紧时间吞服丹药,调理伤势。

但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了剧烈的轰鸣,茫茫天地都在摇晃。

以聂奎雄的境界和感知,能清楚确定那是荒雷爆发的威势。

难道……

天龙在奔袭楚禹?

聂奎雄顾不得调养,腾空暴起,要增援楚禹。

那条该死的巨鳄,竟然刚开始就释放莲子,还是那样近距离的爆发,难道就不怕把它自己轰死吗?

真是物以类聚,跟姜毅一样的凶残。

然而,聂奎雄刚冲出短短几十里,便听到了楚禹凄厉的惨叫声,然后远处便没了动静。

没有嘶喊,没有咆哮,也没有雷潮的轰鸣。

户外冬日游乐美女比剪刀手卖萌图片

结束了?

楚禹死了?

聂奎雄虽然不相信,但不敢大意,立刻停住,猛地一吸,茫茫天地间还在肆虐的雷电立刻退潮般涌入他的身体里,茫茫几百里都迅速安静。

混沌天雷能演变无数雷种,也有着吞噬世间万雷的神秘能力。

他浑身绽放强光,从脏腑到骸骨,再到血肉,都充斥着密密麻麻的雷电。下一刻,所有雷潮聚集到额头的灵纹。

那里像是盘踞亿万雷霆的雷云,越来越炽盛,周围的空间都发出阵阵哀鸣。

而茫茫雷潮的消失,也让他看清楚了远处的情况。

楚禹没了!

无影无踪!

但那条展翅数百米的巨型天龙却正掀起呼啸的狂风,朝着他猛扑过来。那颗脑袋上的钻天独角爆发出神秘的鸿蒙之光,光芒万道,炫目无比,让雷潮失色,更让空间崩塌。

聂奎雄眉头紧锁,果断激发灵纹。轰隆巨响,天地摇晃,额头雷云里面的天劫荒雷跟混沌天雷交融,爆发出了一股众生颤栗的毁灭光芒。

雷潮狂击,势若洪流,惨烈的撕开空间,仿佛刹那之间便迎上了天龙。

大贼钻天龙角上蓄势待发的光芒达到极致,仿佛滔滔光河,成千上万,无穷的璀璨,满目的灿烂,每道光河都像是蕴含着众生大道。

轰隆!!

龙角力释放,万千道光河横扫天穹,仿佛重现天地法则,重塑世界雏形,直面横击而来的雷潮。

咔嚓的脆响,异常的沉闷,无比的诡异,两股极致的能量就那么交融到了一起。

紧接着,撞击的能量风暴席卷天地,雷潮茫茫,强光烈烈,天上地下都充斥着充斥着毁灭之光。

“现在是一对一,没有人来打扰我们了,小老头儿,燥起来啊!”大贼狂吼震天响,挥动双翼,催动血鳞,杀奔聂奎雄。

“楚禹呢?死了还是逃了?”

聂奎雄掀起混沌雷潮,涌动着毁天灭地的强悍威能,迎击大贼。

在两尊圣王力杀到一起的时候,溃退到数百里外的白哉跟聂灵黛都顾不得痛苦,朝着彼此杀了过去。

不管远处战场如何,他们的战场需要他们自己终结!

聂灵黛驾驭雷熊,铺开无尽的雷海领域,照亮天地,粉碎山河,展现出极强的战意。

白哉迎面撞了进来,浑身覆盖着坚硬的白骨铠甲,抵抗着雷潮的肆虐,速度越来越快。

“吼!”雷兽咆哮,聂灵黛长啸,立刻发起强攻。

然而,就在这时候,白哉突然释放了封存的天人骷髅。身高百米,魁梧英武,沸腾着滔滔骨气,仿佛真正的天人重临人间,迎着雷兽的雷潮和聂灵黛混沌雷潮,强行推进,狂力滔滔,迎面击退了暴躁的赤海雷兽。

赤海雷兽雄壮的身躯溃退数十里,连带着上面的聂灵黛都差点掀飞出去。

骷髅暴击的重拳实在是太硬太强了。

赤海雷兽猛烈摆动身躯,刚要发飙,三具高达百米的骷髅接连杀到,将其死死控制。它们虽然是骷髅,但骸骨异常粗壮,显得魁梧雄壮,浑身骸骨流淌着天人之气,更涌动着阵阵龙威。

赤海雷兽果断沸腾雷潮,疯狂轰击,妄图挣脱束缚。

聂灵黛被惊到了,第一见到有东西用这种粗鲁的方式降服赤海雷兽。她甩起雷枪,混沌雷潮汇聚枪尖,这是一种极道武法,能把恐怖而暴动的雷潮极致的压缩到一处,从枪尖激发,一瞬之间的爆发威势,能达到一种惊人的破灭程度,几乎无物可挡。

聂灵黛不是袭击三具骸骨,而是在雷兽背上踏步狂奔,刺向了正冲向雷兽的白哉。

白哉背后挥动宽厚的骨翼,趁着赤海雷兽被控制的机会强行突进,杀到了雷兽面前。至于聂灵黛的突袭,他没有在意,只是随手一击,苍白的臂膀顿时暴起六十六块骨刀,旋转着迎击聂灵黛。

那不是骨刀,而是龙牙!

被他祭炼后的龙牙,孕养在他的骨头里。

此刻突然暴起,龙气翻涌,龙牙整齐排列,仿佛重现了巨龙头颅,咆哮着轰向了聂灵黛。

聂灵黛面色剧变,仿佛突然直面了一颗巨龙头颅,但是,暴起的雷枪没有任何延迟,凝聚的雷光刹那爆发。

这一击之威,近乎于达到圣王之势。

锵!!

龙头剧烈颤抖,当场溃散,龙牙呼啸翻腾,但是,聂灵黛的长枪剧烈晃动,当场挫裂了她的双手,失控翻腾,连她都被掀飞。

这一瞬之间,三具骸骨部发力,拖着赤海雷兽的身体猛地绷紧,像是要把它车裂一般。

白哉速度不减,一头扎进了赤海雷兽咆哮的嘴巴里,白骨领域激发,阴森冰冷的波动冲击身骸骨。

赤海雷兽充斥着雷电的坚硬骸骨当即爬满裂缝,像是受到了无形的冲击,身碎裂。

“吼!!”

赤海雷兽凄厉痛吼,雷潮向着极致释放,像是万千雷鞭,狂暴的抽打着周围的天人骸骨。

天人骸骨坚韧的骨头立刻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骨架都剧烈波动,像是随时要肢解。

“给我碎!!”

白哉站在巨兽嘴里狂吼,疯狂催动白骨领域。一股海啸般的波动,重重叠叠,连绵不绝,冲击到了赤海雷兽部的骸骨。

咔嚓!

雷兽骸骨部碎裂,肥硕的身体当场失去力量,紧接着,骸骨碎片不受控制的暴动,像是万千骨刀,撕开了皮肉,粉碎了内脏。

“快挣脱,你在干什么!”

聂灵黛重新召回长枪,卷起滚滚雷潮,立刻就要击碎面前的一具骸骨。但在这时候,凄惨的一幕发生了,赤海雷兽浑身碎裂,鲜血淋漓,三具天人骸骨力量暴涨,在噗嗤的怪异声响里,撕开了‘无骨雷熊’。

血腥的一幕,惊魂摄魄。

聂灵黛面色煞白,尽管征战天启数十年,也没遇到过这样惨烈的一幕。

白哉在漫天血肉里冲天而起,重掌龙牙,向前暴起一击。“该你了!”

聂灵黛振臂提枪,如雷龙出渊,拖着茫茫雷潮,迎战龙牙。

轰隆,伴随着猛烈地爆炸,聂灵黛狼狈溃退,但她此刻并不是真的要进攻,而是故意借助溃退的机会,向后翻腾,身雷潮大作,冲天而起,向着远处逃离。

“大贼,她朝你那里去了。”白哉顾不得擒杀雷熊的灵魂,掌控天人骷髅,追向了聂灵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