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张天海在前线出事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团部。

郭其亮认为,这个消息绝对不能是再拖了,必须是立马上报战区司令长官部。

于是,再派人通知周方杰这一消息之后,郭其亮立马将这一消息上报给战区司令长官部,然后自己则继续指挥部队与日军持续作战。

消息一经传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李宗仁的眉头是直接皱了起来。

“长官,我认为这个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应该撤出阵地进行休整了。”战区副参谋长黎行恕满脸正色道。

“说说看你的理由。”李宗仁亦是满脸正色,这个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会不会崩溃,这都关系着峄县之敌能否部留在鲁南苏北,不由得他不重视。

“这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虽然说是个加强团,但是可战之兵只有四个步兵主力营。骑兵营是新建部队,其所部的团直属部队,虽有一定战斗力,但真要是打起仗来,未必派得上用场。要我说呀,这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连团长都在前线受伤了,证明这一波进攻不是一般地强,要是让日军继续在这里打,说不定还真能让日军打开一道缺口。所以,不如将该部队撤离前线,以图后策。”黎行恕正色道。

“副参谋长所言甚是,可是这附近的部队,也只有张轸的第一一〇师,以及田镇南第三十军了,抽调这两支部队,恐怕有所不妥。”李宗仁神色有些犹豫。

“长官,张轸第一一〇师,虽说战斗力薄弱了一些,但是要是打起仗来,应该还是能挺上一段时间的。可是这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要是打没了,何长官那边恐怕有些不好交代。再说,他们只是一个团而已,无法有效防守峄县以西阵地也是属于常情。”黎行恕语重心长地说道。

李宗仁想了想,觉得好像确实也是这个道理,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优势在于各兵种齐,而且基层部队火力凶猛,将他们做应急救急使用,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要将他们作为常规兵力使用,确实也是有些浪费了。

于是,李宗仁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从各方面考虑,要是将这支部队当作是常规部队来使用,确实有些大材小用了。我想了一下,倒不如把他们调回徐州整补罢!把张轸的第一一〇师之一部调到这个位置上,然后再从第二集团军抽调两个营的兵力接防该部阵地,应该能确保万无一失了。”

“卑职也认为应该可以了,届时再将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所部,抽调回徐州整补,以待下一步的作战,如此无论对于战区,还是对于峄县前线的战局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了。”黎行恕十分严肃地说道。

光影清纯少女午后唯美动人艺术图片

“那就按照这个方案来执行吧,你去负责跟进此项工作。”李宗仁食指轻敲桌面,却是已经决定了直一团所部之后的命运了。

“是,长官。”黎行恕应声道。

随着李宗仁以及黎行恕的决策之后,一封紧急命令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立马下发到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团部。

这封电报的具体内容是――兹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所部,你部坚守峄县以西战场,予敌极高之伤害,此乃是值得表扬之举,然你部在作战之中在作战中已然是损失惨重,现经战区司令长官部之慎重考虑,现决定将你部调回徐州暂时进行整补。你部阵地由汤恩伯军团之第一一〇师张轸部接手阵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四月八日下午四时零五分急电。

看到这封阵地之后,郭其亮与周方杰二人是面面相觑——他们团貌似只有三营损失比较惨重吧?一营和四营都不是主阵地,所以受到的攻击还是相对较弱的,而担任预备队的二营在进入阵地之后,虽然受到日军炮击的原因,是收到一定的损失,但绝非是到了不能战斗的地步了。

显然,这个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的,长官部并不信任直一团除张天海以外的任何一个军事主官。

“老周,看来,咱们这一回的仗怕是白打了。咱们挫敌锋于正锐,但是因为老张的出事,整个团都调回了徐州。这一仗,怕是还是有些难啊……”郭其亮苦笑着说道。

“不,咱们这一仗不算白打。现在日军还没撤退,等把这一仗打完了,咱们把小鬼子的掷弹筒都收走,还有咱们团原来的武器一件也不能少,部带回去,起码得给各连再补充一到两具掷弹筒以加强战力吧?”周方杰无奈苦笑道,这一点,他是学了张天海的,无论是干什么,好处一定要捞到了。

嗯,不说好处一定捞到吧,但起码自己部队的装备总不能是损失了吧?这点也不知道是表扬张天海勤俭持家呢,还是其他的,嗯,不错,就是抠门儿。

“这一点上看来,张玉麟这家伙平时做得还是很正确的啊。好像咱们直一团的家底儿是越攒越厚实了。”郭其亮笑了笑道。

“可是这无论是炮弹数量,还是掷弹筒所用的小炮弹,那也是越用越少了,还真希望张玉麟这家伙没有什么三长两短是最好的了,不然咱们可得为了这些事儿而烦恼了。”周方杰苦笑着说道。

“希望吧!毕竟这是最好的结果了。”郭其亮摇摇头说道。

再看前线战场,日军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炮火,不仅是将国军给打懵了,更是将日军也更打懵了。

直一团二营官兵在进入阵地之后,即有不少人被日军的这一阵炮火砸蒙了,也有四五十人是直接牺牲在这一场炮火之下。

然而日军呢,他们也同样是付出了人员伤亡,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经过了较为系统的训练,所以在一场炮火轰炸中损失较少,但也付出了二三十人的伤亡。

战斗并没有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炮火而停止,相反,他们战斗进行得是更加激烈了。

只有是身为团长的张天海,因为这场炮火的原因,被砸晕了,而被抬下了阵地。

嗯,准确地说,不仅仅是被抬下了阵地那么简单,而是被抬回了徐州,而且是还是用的吉普车送回徐州去治疗的。

没有人想张天海这个团长会因此被追封为少将军衔,所以是加急速度般地将他送回徐州,接受最好的治疗!

……

PS:第二更送上,这一更依然是有些短小,大伙儿忍一忍吧!

感谢起点书友帝国淫政的月票两张!

感谢起点书友有宝山真人、angw12、别逼偶动手、书友161212220837书友华哥、20190629170818749的月票各一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