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们想要,那就来拿吧,就怕你们没这个本事。”

云逸冷哼一声,直接将祖龙精血和龙脉石收了起来,这是龙脉馈赠给他们的,岂能让他们这些个蠢货得了便宜。

“你找死,布阵!”

为首之人本就没打算放过云逸,既然他自己找死,那他们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于是冷哼一声,这十五头仙兽立刻闻声而动,眨眼的功夫便组成了一个战阵,将云逸和黑风包围了起来。

接着,一股浓郁的迷雾凭空产生,阻挡了云逸和黑风的视线与感知。

此阵名为兽杀阵,以先天八卦为基础,衍生迷雾,能够阻断敌人六识,乃是御兽宗三大兽阵之一,非常强大。

布阵所用的仙兽数量越多,威力越强,这也是他们专门用来对付云逸的。

虽然此次他们只用了十五头仙兽,但对付用云逸足以。

“竟然敢在猫爷我面前玩弄阵法,真是不自量力,小云子,你来还是我来?”

黑风不屑地道。

“还是我来吧。”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云逸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这阵法确实很高明,但布阵之人手段太差,布阵的过程中也是漏洞百出,产生了多余的力量。

即便是自己的六识被阻断,他也能轻松地感受到这些能量的变化。

通过这些能量的变化,他就能够判断出阵法的大概情形,确定了这一点,这阵法在他面前就形同虚设了。

以他此时在阵道方面的境界,就算闭上眼睛,他也能够轻松地从阵法之中走出去,也就不用劳烦黑风的大驾了。

于是云逸几个闪身便来到了这阵法的边缘地带。

“你休想出来!”

这时候,那几名御兽宗的弟子也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这可是御兽宗的三大兽阵之一的兽杀阵,怎么在云逸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回想起云逸之前在天才战中的表现,他们心中不由地惊慌了起来。

他们都很清楚,一旦让云逸冲出阵法,那么他们的处境就会变得很被动,说不定还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于是心中一动,立刻就控制其中的仙兽,对云逸发起了攻击。

“杀!”

云逸暴喝一声,接着便是一拳轰出,不偏不倚,中正中一头三重仙兽的胸口,恐怖的力量立刻宣泄而出,瞬间便将这头仙兽镇杀当场。

它的尸体也如同炮弹一般,被云逸这一拳轰出阵外,落到他们三人的身前。

“给我挡住他,挡住他。”

这下,这三名御兽宗的弟子有些慌了,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是有些小看云逸了,这可是三重天仙级别的仙兽。

竟然被云逸一拳给生生打死了,要是换成了他们,恐破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他们甚至都有些后悔来这里了,早知如此,就算云逸借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绝不敢过来。

但事已至此,他们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坚持了,因为如果这时候放弃抵抗,那么他们死的只会更快。

所以即便到了这个程度,他们也只能咬牙坚持。

“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也罢,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给我破。”

云逸冷哼一声,也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拳头不断轰出,那些仙兽基本上是一拳一个,很快,那十五头仙兽就被他部打残。

这个兽杀阵没了这些仙兽的支撑,也宣告破碎。

“你,你,你……”看到阵法如此轻易地被云逸轰破,御兽宗的三人像是见鬼了一样,你了半天,愣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现在轮到你们了。”

云逸目光如电,死死地盯在他们的身上,身形闪烁之间,便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

“快离开这里!”

这一刻,御兽宗的三人已经被云逸的强大给镇住了,哪里还敢继续在这里逗留,转身就朝远处遁去。

“都给我留下吧。”

云逸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走,冷哼一声,身形如同鬼魅一般传出,眨眼的功夫,三人就被他杀了两个。

天才战的时候,他不过是一重天仙之境而已,就能够斩杀夜空和裘坤这样的顶级天才。

如今他已经二重天仙之境,实力大增,不要说是三重天仙了,就算是四重天仙,他也能够轻松斩杀。

而眼前这几人的实力虽然不俗,比之一般的三重天仙还要强上几分,但与夜空和裘坤等人相比,就是相差太远了。

这样的货色要是也能从自己的手中逃脱,那自己岂不是太没用了。

“不,不要杀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件事情不仅关系到你的生死,还关系到整个青域的命运。”

剩下的那名三重天仙已经被吓破了胆,为了活命,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且,他也知道寻常的事情根本影响不了云逸的决定,所以他只能将拿出他所知道的最有价值的事情来了。

“哦?

你倒是说说看。”

云逸本来是想杀他的,对于御兽宗的弟子,他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而且,对于想要杀他的人,他也从来不会手软。

可是这家伙说的那些话,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知道御兽宗和狂尸宗此次是来者不善,甚至可以说,就是奔着杀自己来的,所以,这件事情关系到他的生死,他能够理解。

可是这家伙居然说,这件事情还关系到整个青域的命运,这就不得不让他好奇了。

“你得先保证不杀我,不然的话,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

这名御兽宗的弟子能够进入衍月洞天,就说明他的天赋和潜力都是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自然不可能是笨蛋。

所以他很清楚,云逸之所以不杀自己,主要是因为自己说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而已。

要是自己傻模傻样地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那自己可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按照云逸一贯的作风,自己绝对是死路一条。

他说出这件事情,就是为了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保证的话,那他还不如不说。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不杀你。”

云逸和黑风对视一眼,然后满是玩味儿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