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妖皇汇合六尊金仙法相,悍勇的直冲而上!

在众人惊呼声中,已经和八尊佛门法相大撞击一处。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连环不断的响了起来。

大地被炸翻了,远处的山高大宴塔被炸碎,到处都是灼热气流和爆炸光环。

产生的威能太大了,看客们惊呼的向后飞退,而大宴塔禁制空间随机应变的扩大好几倍,到底是没有碎裂开来,我们双方也不敢让禁制碎裂。

灭世级的攻击力释放在禁制空间无所谓,但这要是在现实中的大宴塔广场引爆,那绝对是生灵涂炭的恐怖场面,那等后果任谁都承受不起的。

地府震怒之下,四尊隐世的超级巅峰大能或许会齐齐出世追杀,那等力度别说方内这边了,即便方外大派也不敢说能顶的住。

再狂暴的斗战也得照顾好俗世。

不想被狂暴地府追缉的话,法师们就得按照老规矩来。

恐怖的反弹力从虚空而来,这一霎间,除了广成子法相之外,其他的金仙法相都被震碎了,心神相连的情况下,我想不受伤是不可能的。

而对方也绝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气质美女初秋唯美意境写真

我感知的清楚,除了那三尊佛陀法相在大爆炸中幸存之外,五尊菩萨法相都被震成了碎沫,拼都拼不上的那种。

七魄震动,躯壳上崩现伤口,血水迸溅。

我向后倒翻着,不知道翻滚了多少圈,才彭的砸进地面之中,砸进去十米多深,还好关键时刻战甲护住了躯壳,不然,这下之后就惨遭重创了。

朗琉璃的实力太惊人了,我真就没有想到会打到此等惨烈程度。

耳边都是嗡鸣声,眼前一阵阵发黑。

幸好是七魄入驻木傀儡状态,不然的话就晕过去了,也幸好大罗华盖始终发挥着护体效果,否则受到的反震力还要大上好几倍。

“小度,你没事吧?”

二千金忍不住的惊呼。

她一直在法具之内作壁上观,所有细节都没有遗漏,一看我被打的这般惨,她可就沉不住气了。

“我没事,你和王狂彪都别出来,危险!”

急急叮嘱二千金一声,我忍着灵魂中的剧痛,持着阿鼻墨剑的手一抖,剑气将倾落下来的泥土震飞。

我暗中运功,咻的一下从深坑中窜飞出去。

缺失小半边身躯的广成子法相挪动到我身侧守护起来,大罗华盖释放更多能量流罩落下来,将狼狈不堪的我笼住。

三头受伤不轻的妖兽齐齐落到我身后去,蜈蚣巨兽和蝙蝠异兽都很惨,巨大伤口纵横交错的密布身躯之上,还好妖力起作用,止血效果明显,不然的话它们已经倒下了。

驴道友好一些,只是驴脸上多了五六道伤口,气的它在那驴叫不休,意思是对方敢破坏它驴老爷的容颜,它和对方不死不休!

我悬浮在那里,遥遥的看向远方。

广场变成了巨大废墟之地,像是月球表面,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坑,看着像是被流星雨砸出来的,但其实就是因着我俩的交手才造成的惨况。

山高的大宴塔不见了踪影,倒是时不时的能发现散落各处的瓦砾。

观战者们都远在万米之遥了,方才那一刻几乎吓掉了他们的胆子,要是在爆炸的正中心,不到通天境的法师很可能顷刻间就尸骨无存了。

我看到八千米之外的三尊佛陀法相了。

它们也没能保持住完整,有的缺失小半拉身躯,有的还缺少了半边脸,要不是因着法相这种存在足够坚韧,早就崩碎成能量碎片了。

直到这时候我才看到朗琉璃。

和我一个德行,这厮狼狈的不行!

满头满脸的都是血,刚从地下大洞中冲飞出来,月白僧衣上都是爆炸后的黑色痕迹,混合血迹,怎么看都惨的一批。

相比之下,我反倒因为木傀儡和战甲武装的原因,没有朗琉璃那般狼狈。

果然,幸福感是对比出来的,一眼看清朗琉璃的德行,我就忍不住心头喜悦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朗琉璃,好一个通天后期境界,也不过如此嘛!看看你灰头土脸的缺货样子,你倒是继续装高僧啊?……我呸你一脸!”

毫不留情的嘲笑着朗琉璃,还不忘了痛骂他,魂魄间剧痛都因着这缘由缓解了许多。

这次,朗琉璃没有心情运用法力恢复道貌岸然形象了,他彻底暴怒了。

他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不管脸上魂画的,也不宣佛号了,并指点着我大喝“姜度小儿,你休要得意,莫要高兴的太早了,这才哪到哪儿?本主持的手段多着呢,等你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看你还能笑的出来不?”

随着这话,他手指一点,残缺不的三尊佛陀法相就崩碎成能量碎片了。

我心头一凛,意识到对方要放大招了,急忙将缩小了驴子、蝙蝠和蜈蚣巨兽收起来。

它们的道行遇到朗琉璃不够看的,方才出来凭借庞大体积吓唬一下人没问题,但真的和朗琉璃拼命,怕不是将三妖兽拼死了?那我可舍不得!

再说,驴道友那样的也不可能从命啊。

可惜,不能此刻就动用尸祖后期境界的阿菊,那样做就等同撕毁生死战协议了,我绝不会授人以柄的。

要撕毁约战协议那也得是箓佛寺的事儿。

那边厢,朗琉璃挥手间祭出一张金色的佛门符箓来。

不,不仅仅是金色,内中还隐隐泛着血色,说它是‘金红佛符’更为准确。

无疑,这特殊符箓使用生人心血浸泡炼制过,细细分辨其中气息,足有百多人的血气。

我再度被刺激的火冒三丈!

但朗琉璃一而再再而三的展现出祸害生人的炼魂手段来,我已经诞生一分抗力了,虽然暴怒,却还是能保持着理智。

万米之外的观战者们炸锅了,纷纷指责魔僧惨无人道的种种行为。

箓佛寺众僧却集体闭眼念咏佛经,眼不见耳不听就心不烦。

面对集体装鸵鸟的箓佛寺众僧,看客们再不忿又能如何?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箓佛寺算是没救了。

地府巡灵倌